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20年过去了,他们都还记得。。

Sunday, December 27th, 2009

多年不养猪的父母今年突然养猪了,这几天终于明白为了什么: 再过些日子家里将要宰杀肥猪,答谢各路天神(不好意思我不认识是哪几位),还了那20年前许下的愿。
对于童年的记忆非常之少,现在能明确记起17岁前具体年月发生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 但是我依旧记得20年前的那个初夏。
那时候我正在读小学一年级,当时的农村生活非常贫乏,似乎除了玩泥巴之外唯一值得期待的活动就是每天晚上7点蹲在家里的14寸黑白电视机前看CCTV2的动画片《机器猫》,
但是有一天开始我的父母以及奶奶突然一到晚上7点钟不煮饭也不干别的事情了,而是全部坐到电视机前观看CCTV1的新闻联播了。。那个年纪的我一定是不明白电视里面打了马赛克的屏幕上那些模糊的群众、军人、冒着黑烟汽车,破碎的玻璃,飞过的砖头、横倒的人体意味着什么(我不确定那时候那个叫不叫或者是不是马赛克,但是绝对经过模糊处理。),刚开始的日子里面我经常尝试换台,为了那机器猫,但是每次都以被骂收场。
当然后来几天我明白了他们在看什么也知道了他们在担心什么,于是再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经常跟着奶奶以及母亲到村子里面的一个庙里去拜佛,为了我那在北京念大学的哥哥。
那段日子里面还幼小的我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家里人那种强烈的焦虑和不安,以及亲朋、邻居的那种关切。但是由于通讯不发达,他们总是不停的在邮电局(电报、信件),舅舅家,以及庙里行走,除此之外却不能做些其他什么或者说除了焦虑和等待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终于有一天在庙里的时候,等那两片山羊角(或是其他什么动物犄角)做成的器物落下,以及一系列的形式之后那守庙人说:没事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结果当然如此人所说,过几天他真的回来了。。。后来等我长大后每当想起这个事情我都会对自己说:肯定不会那么神奇的,该回来的终究是会回来的。而且到那时候似乎已经开始放暑假了,并且一起似乎都已经结束了。。。
不过对于许愿这个事情我是丝毫没有记忆的,不知道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发生的。
不过对于平安归来的人们总归是好事,要知道对于那些为了孩子而活着的人们来说把一个孩子养大并且送去读大学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城市尚且不易何况是农村呢。20年过去了,是到了还愿的时候了。。。
以前我问过很多人”人活着为了什么?”答案总是各种各样,但是一直有很多人特别是上一辈让人告诉我“为了下一代”,“为了孩子”,虽然为我总觉得应该为了什么更为崇高的理想而活着,但是对于这些人我同样满怀敬意,不管是我的父母还是其他人。
虽然我不会说为了下一代活着,但是我同样说不出那些伟大的”为了全人类的和平解放“,”为了实现某某主义”或是什么更为崇高理想而活着。更何况当肉体面对机枪,坦克的时候你又用什么来解放全人类呢?
我为了什么活着?其实我也不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