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之痒' Category

好文推荐。。

Tuesday, June 10th, 2008

侯宁:南航认沽权证折射中国股市信用危机
已经远离股市很久了,根本原因是因为对这个市场失去信心,在这个“没有法律和正义的地方,游戏规则不是事先制定好后,大家执行的,而是看着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地方被人玩下去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意义。在A股市场我绝对是个失败者,从2200到998再到6000点,我所收获的就是更加明白人性的丑恶(说我自己呢)和市场的黑暗。其实外汇市场是比中国股市更好的地方,虽然我做的很差,虽然经常错过1000点的大行情,虽然那边也可能有所谓的庄家,但是至少让人觉得舒服点。

“He couldn’t keep his own servers running for longer than 4 minutes on average.”

Thursday, January 3rd, 2008

Rails Is A Ghetto
非常精彩的文章,用我仅有初中多一点点的英语水平花了很长时间认真读完的.
看完什么感受呢?正在消化回味…..
其实原来一直觉的为什么国外那么多开源国内没有是不是因为人家不需要为生活奔波,看了这篇文章发现好像不是了.
为什么呢?奉献精神,风气?
其实如果那些下载源代码使用的人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修改powered by ,修改作者,修改源代码里面的注释的话,不是觉得作者开源是理所应当的,不觉的作者回答各种各样sb问题和添加个性化需求是义务的话.或许会有跟多人愿意做这个事情.
“Who?”
That’s right, dude works on Rails in some capacity, apparently writing tons of shitty fucking code with his butt buddy Nicholas Sekar. Yet, nobody knows him. He’s got more web sites than Elvis and Chuck Noris combined and nobody knows him. He’s written mountains more open source code than me […]

神哪….

Friday, August 24th, 2007

神哪,你好。。。
….贴个简历?hjleochen@hotmail.com….

五年….

Friday, December 22nd, 2006

这几天最常出现在我脑子里的一个词就是”五年”,什么五年?工作五年了。。
五年前我20岁,五年后我二十五,再五年三十(估计那时候我儿子都会跑了。。哈哈。)。。。
日子过得真是好快啊。。。
我的五年目标达到了吗?我不记得那时候定过五年目标,只记得有一个8年目标。。。好远,却又近似昨天。
五年前我唯一有的就是那么点自信(或者叫自大吧,因为从毕业记念册上看,那时候有不下8名女生说我自大(update:不好意思是8不是80昨天打错了),哈哈。)五年前我从不担心我会找不到工作,结果我放弃了工资高很多的工作而去找了份一个月只有600块钱的事,玩命般的加班了半年。
五年前我没有女朋友,甚至连小女生的手都没牵过。。。
五年前,我很努力,也很有激情。。这就够了不是吗?
五年前我离开了福州。
五年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变成这样。。
五年后的今天,同学说我没了当年的锐气和锋芒,而我的班主任告诉我说这是好事,而我的班主任的朋友告诉我说有锐气是不对的。。而我觉得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五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激情依旧梦想,只是好像少了些努力。
五年后的今天我仍然不敢在下班时间坐公交车,因为我怕看见万家灯火的时候在这个生活了近10年的城市仍然没有一小块我可以落脚的地方。
五年后的今天我还没孝顺过的奶奶却已吃不到我买的糖。
五年后的今天我年迈的父母仍在田间地头辛苦的劳作着。。
五年后的今天我的姐姐仍然要去上夜班,看着她那为熬夜而快速衰老的面庞,我能做的却只是默默悲伤。
唉,去tmd五年。

你为什么生气?

Tuesday, April 4th, 2006

我现在所处的办事处算是简陋,我坐在第一排,仅一道玻璃门与外界相隔,玻璃门背后是大字写的公司名称,没有前台,于是我几乎就成了前台。经常有人从门外探进头来甚至是走进来推销各种各样的东西或是问有没废报纸卖,一般情况下我倒算是客气,接下人家的名片、传单或是告诉人家我们没有废品卖,除了一些时间我很忙、认真做事情外,让我不满的就是不敲门直接闯进来、在办公室里瞄来瞄去、直接问老总在不在或是往里间闯的家伙。
我为此发过火吗?那天下午至少有三五个人无视我们公司的大字招牌,进来问:您好,是不是中软XXX公司,我是来面试的。于是同事们讨论起来,说我脾气好啊,要是换别人早发火啦,有定力啊每天这么多MM来问也还能安静的坐在那写程序啊等等等等,为了表示一下我也不是好惹的,于是当下一位MM进来问是不是中软XXX的时候我就说了”那么大的公司招牌你没看见吗?”,wahahahahaha,奇怪的是这位竟然是那天最后一个问中软XXX的,真是不好意思。
为什么生气呢?为什么人家问你要不要为公司添置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在他直接去老板办公室或是问老板在不在的时候你会生气呢?
噢,前天看到一段话,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如果他们没有权力做这种决定,大多数小职员会变得很恼火――于是会变得不礼貌。他们变得不礼貌因为你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在生活中所处的卑微的地位――他们对于你相当合理的要求却无能为力。”—《Are you light on?》
噢,原来这些要求你办不到,原来你不是老板,原来……原来你觉得委屈…….我为这种原因生气过吗?好像没有吧,我不知道,可能想法不大一样吧,也或许有过吧。wahahahaha….
《你的灯亮着吗?-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好几年前在书店看过,一年多前CU的FLW兄介绍我看过,每次翻到一半没看完。但是它确实是一本好书,只是我看书太慢容易分心,所以我一柜子的书几乎没有一本是完整看完的,不过我觉得即使你在一本书中只得到一个想法或是技术也就足以支付它30或是50元的成本了,不是吗?————————呵呵,上传前删了一小段话,太过激了,目的是为了表示一下我不是愤青,不过有违我的风格哈哈(如果有的话)。反正现在一般情况下,当我不明白人家问我的问题是什么或是我不是很清楚的知道的时候,我都会先问一句:你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样的?(你的期望,以及期望跟体验之间的差别)是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要什么,我又怎么帮你呢?”—改自FLW兄以前的签名。应该是”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那么我能做的只是同情”大概是这意思吧。
学会问问题当然是好事,不过我还是更希望成为独立的学习和工作者。要达到这样目标,首先要明白什么是问题?具体的问题是什么,而这本《你的灯亮着吗?-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正是一本很好的指南。
OK,离题10万里。。。。不过离题就离题吧,博客的内容需要过滤吗?下次说说这个东西。

回头想想我已经好久没写过程序了.

Monday, December 19th, 2005

呀,似乎从6月以来就没写过几行代码了,顶多就写几个脚本来处理几个文件或是生成个报表什么的,或是写个xslt转换个xml展现出来,这算程序吗?不知道了,或许吧。人家说语言不重要重要的是思想,真的这样子吗?似乎不是,用某种语言的时候你就是用它来思考,就像写C你不会想如何用java来写这一行,而想的东西不会是对像,而是数据流,不是吗?脚本呢?更多的是方便日常的生活,也许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越来越多的事情可以通过正则表达式来完成,正则表达式,多好的东西啊,赫赫,今天搞了个Mastering Regx来看看。既然没写程序,那我现在的工作是什么呢?鬼知道。反正最近想着努力的把这些功能上线了,能够好好的过个春节吧。
一些流水帐:
没想到今年年初自己选的WebWork现在越来越受欢迎,出现在Java Web Alignment Group里了,据说还出了个struts ti是以webwork为核心开发的。估计这东西会越来越多的人在用。有时间看看webwork in action.(昨天自我感觉良好的搜索了一下以前写的两个关于webwork的文章,发现还挺多转载的,wahahahaha) 相关链接:WebWork joining Struts
ruby on rails 1.0 is out,第一时间升级了一下,还没试,今天发现了一个rails开发工具http://www.radrails.org/ 看起来不错。
准备公开自己写的那个rails收藏管理站的源代码(因为没备案,我自己把upulife.cn关了),不过犹豫中,写得实在太差了,怕丢人。赫赫。看起来似乎比我五年前写的代码还差。。怎么会这样??
发现RSS这东西害我不浅,现在每天只要打开GreatNews就会深迷在那近百个的Feed及它们的相关链接里?有没有RSS防沉迷系统?
最近突然间有一种想法:什么叫成长?成长就是小时候那些所谓的理想、希望,一个个被强奸的过程。不是吗?wahahahahaha,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来了。
最近学习robot如何从网上抓东西,于是用perl写了个简单的robot放在主机上,从网上狂down了近3万的手机铃声,需要的call我噢。

出离的愤怒

Friday, December 16th, 2005

飞机在始发地因为起落架问题延误了四个小时,中转站因为乘客拒绝登机又停止了两个小时,而航空公司对于我们这些好说话的乘客,连句解释都没说,而那些吵得厉害的人却都给了赔偿,而且按上机的前后赔得不一样,最早上的没有,再晚一点的100再晚一点的200最后上的500,这么大的一家企业对于顾客却是如此,太难以令人想像了,我想迫不得以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再乘坐这家公司的航班了。难道这个社会就是要让人学得刻薄?似乎像我们这些早上机的人们太宽容了,不止是钱的问题,难道好对付就不需要管了吗?一天没吃饭,居然说是不是他们的责任,难道是我们的责任?要不然,那个时间我早就坐在饭店里吃呼啦羊蹄了还会向你要那种垃圾食品?
更气人的是,在过西安时,不让我们下机,美其名曰:加快速度。后来才明白原来怕这些人下去了,跟外面拒绝登机的人混到一块去了。结果又让我们傻坐了两个小时。简直无耻。
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学学那些拒绝登机的人?难道真要学着刻薄点,太好对付了也不行,算了,不多说了。
机上看到他们的杂志:看到吹他们自己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准点,还有一篇:

Y的,你他妈的做婊子就别出来立牌坊。我骂人了,我就骂人了怎么招?